首页 > 科技 > 业界动态 > 正文

输掉JAVA官司,买TikTok不成,甲骨文这十年怎么屡屡遇挫

C114通信网 C114通信网 2021-04-15 13:44:12

在过去 10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甲骨文公司董事会执行主席拉里·埃里森 (Larry Ellison) 一直在各个美国法院打官司,并坚持游说美国政府,目的就是为了赢得更多利润丰厚的业务,挫败竞争对手。

这些举措都是高风险的赌博行为,但为的是重振甲骨文,改变营收增长疲弱的现状。要知道自 2012 年以来,甲骨文营收平均每年增长仅 1% 左右。

但埃里森的努力近日遭遇到严重挫折。美国最高法院在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中裁定,Alphabet 旗下谷歌使用甲骨文拥有的 Java 软件开发 Android 移动操作系统行为正当合法。这项裁决结束了长达 10 年的法律诉讼,并打消了甲骨文就此获得 90 亿美元意外之财的念头。

此前,甲骨文竞标一份价值 100 亿美元的高额军事合同,以及与社交媒体平台 TikTok 达成潜在利润丰厚云协议的努力均陷入停滞。

这三次失败凸显出甲骨文寄希望于通过游说美国政府人士推动公司业务发展的局限性,也让埃里森和首席执行官萨弗拉 卡茨(Safra Catz)在如何想方设法去维持公司现有产品阵容的运转方面有了更多压力。

彭博分析师阿努拉格 拉纳 (Anurag Rana) 表示:“在这个时候,他们只是把所有东西都摆出来,看看有什么能维持下去。”但为了改善自身命运,甲骨文必须要专注于其软件业务的基本面。拉纳补充称:“对他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恢复业务增长,而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太大进展。”

尽管甲骨文的产品阵容庞大,涵盖了软件、服务和数据中心硬件等方方面面,但业务脉络很清晰。20 世纪 70 年代末,埃里森开发了一种存储和处理信息的新方法,这就是甲骨文关系数据库。这种数据库使甲骨文一跃成为科技行业的佼佼者。从那以后,埃里森一直在寻求保护和扩大这个利润丰厚的业务。

数据库为王

埃里森对数据库这一公司基础产品的过分重视,导致其对业内 20 年来朝云计算领域转移的全面影响视而不见。数据库客户通常在自家公司的服务器上保存和管理数据,每年向甲骨文支付一定的客户支持费用。甲骨文一位前高管说,这些业务的利润率有时甚至会超过 90%。而云计算则是让企业在云服务器上租用空间,以便在互联网上存储和处理信息。这种转变意味着,至少在短期内,甲骨文会损失很大一部分现有收入和利润。

甲骨文与美国五角大楼和字节跳动旗下 TikTok 寻求的两笔潜在交易本可以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并让其在一夜之间成为市场领军企业亚马逊和微软在云服务方面的有力竞争对手。

尽管如此,当该公司大幅提高盈利预期和股息时,投资者似乎仍对公司发展持乐观态度。甲骨文股价在 2020 年上涨了 22%,今年又上涨了 17%,截至上周五收盘时达到创纪录的 75.58 美元。

埃里森现在身价约为 890 亿美元,多年来他一直远称自己是“冷静的中间派”。他曾在 20 世纪 90 年代支持过比尔 克林顿(Bill Clinton)。他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是经济增长,毕竟这对他的生意有好处。

与许多政府业务承包商一样,甲骨文也经常为知识产权保护等频频进行游说。但随着该公司在过去 10 年面临越来越大的业务竞争,其开始使用各种手段来削弱竞争对手。

2008 年,甲骨文时任总裁之一、最资深的黑人高管查尔斯 菲利普斯 (Charles Phillips)支持民主党参议员 Barack Obama 竞选总统,反对共和党参议员约翰 麦凯恩 (John McCain)。据知情人士透露,菲利普斯在一家酒店为他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虽然甲骨文一些员工参加了活动,但埃里森和卡茨不在其中。两位知情人士说,卡茨长期以来都很保守。

新总统的当选恰逢科技领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甲骨文、IBM 和惠普等因销售复杂技术系统而成为市场巨头的公司,开始逐步被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所取代。这从时任美国总统与公司的交流上可见一斑,甲骨文与政府的关系并不像谷歌那样密切。根据记录,从 Obama 就职到 2015 年 10 月,谷歌在美国白宫参加了 363 次会议。

继续行动

在 Obama 担任美国总统期间被冷落多年之后,埃里森和卡茨对 2016 年总统大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人都支持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 卢比奥 (Marco Rubio(,埃里森后来在接受采访时称卢比奥为“中间派”。埃里森向支持卢比奥的竞选机构捐款 400 万美元。但当唐纳德 Trump(Donald Trump)赢得共和党提名时,甲骨文的高管们很快就站队支持 Trump。

卡茨一手负责与 Trump 建立更密切的关系。总统大选落下帷幕的一个月后,卡茨和甲骨文首席技术架构师埃德 克里文 (Ed Screven)、副手道格拉斯 克林 (Douglas Kehring) 和公共关系负责人肯 格鲁克 (Ken Glueck) 等甲骨文高管一起前往 Trump 大厦。卡茨随后加入候任总统过渡委员会。

在 Trump 任期内,卡茨前往白宫参加会议,并与 Palantir Technologies 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彼得 蒂尔(Peter Thiel) 一起参加总统私人宴会。蒂尔是 2016 年总统大选期间 Trump 在硅谷最著名的支持者。在那次晚宴上,卡茨批评了美国五角大楼为一份价值 100 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选择合作企业的过程。甲骨文很想要获得这份合同。

这份名为“联合企业国防基础设施”(JEDI) 的合同是美国军方提供公共云服务的长期合作,合约期长达十年之久。甲骨文的云服务一直不受市场欢迎,以至于被行业分析公司 Gartner 称为“小众”业务。对甲骨文来说,这笔交易本可以帮助公司在云计算领域开始追赶亚马逊和微软。但这两家云计算巨头也在竞标该合同。

知情人士说,卡茨发现这个机会非常诱人。她对员工说,为了赢得竞标,甲骨文全公司上下都要动员起来。

问题是,甲骨文不具备达成这笔交易所需的技术条件。2019 年被排除在外。该公司后来提起诉讼并上诉,但都无济于事。去年 9 月份,甲骨文在最后一次上诉中败诉。

甲骨文唯一能做的是打口水战。甲骨文发起了一场运动,质疑竞标程序的公正性,并声称五角大楼的一些官员偏袒亚马逊,因为他们之前曾在那里工作。虽然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被广泛认为更具优势,但最终在竞标中输给了微软。但这也并不是最终结果。美国五角大楼上个月表示,亚马逊指控自己是因 Trump 的反对而失去这笔交易,如果该公司提起的诉讼继续进行下去,美国五角大楼方面可能会决定放弃这项合同。

虽然甲骨文与 Trump 的关系并没有确保其获得 JEDI 合同,但在 Trump 担任总统期间,亚马逊也成了甲骨文的死对头。亚马逊已经打入甲骨文的数据库领域,也不再使用甲骨文产品,并成为埃里森在公开场合批评的对象之一。他抨击亚马逊网络服务的技术,称其技术简单,价格过高。

为了进一步加强自己与 Trump 的关系,埃里森支持时任总统的 Trump 在他位于加州米拉牧场的庄园前主持了一场连任筹款活动,那里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Trump 称埃里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甲骨文是一家“伟大的公司”,而埃里森则盛赞 Trump 德经济计划。

引起轰动

然后,有巨大计算处理需求的视频流媒体平台 TikTok 走到了甲骨文面前。

去年 8 月,Trump 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一名知情人士称,微软公开提出收购要约,但 TikTok 投资者通用大西洋公司 (General Atlantic) 联系了埃里森,因为知道他与 Trump 关系密切,希望埃里森有能力完成这笔交易。

埃利森意识到,TikTok 的所有者字节跳动公司想保留美国业务。与微软不同,他自己不想完全拥有这个视频应用程序。字节跳动一直在考虑对 TikTok 美国业务进行重组,而甲骨文让字节跳动认为 Trump 会支持这种方式。

通过与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和 Trump 进行了一系列私下谈话,埃里森说服 TikTok 暂缓出售美国业务。在 Trump 的支持下,初步协议于 9 月宣布,甲骨文成为 TikTok 技术合作伙伴。甲骨文计划为 TikTok 提供云服务,并保护美国用户数据。甲骨文还计划收购字节跳动新成立一家美国公司 12.5% 的股份,但不会参与新公司的运营。

伯恩斯坦分析师马克 莫德勒 (Mark Moerdler)当时表示,这可能“对甲骨文很有价值”,“提供了可观的利润空间,其不仅是 Zoom 的核心云供应商,也是 TikTok 的云服务商,这将为其带来巨大的市场信誉”。

但 Trump 在竞选连任时输给了 Biden。在 Trump 任期的最后几天,他对 TikTok 失去了兴趣,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改变选举结果上。

TikTok 从未签署过最终协议,目前该协议仍处于僵局之中。没有迹象表明字节跳动一定要完成这笔交易。

从那以后,甲骨文试图恢复自身地位的努力又遭遇了挫折。公司 3 月份公布的财务业绩不温不火,也在一定程度上凸显出甲骨文仍无法打破营收增长的窠笼。

埃利森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花了大量时间抨击同为企业技术巨头的 SAP SE,列出一系列抛开 SAP 转而使用甲骨文服务的公司名称。

他没有提及的一个名字是谷歌。4 月 5 日,也就是最高法院作出判决的那天谷歌说,它将放弃甲骨文的财务软件,转而使用 S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