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业界动态 > 正文

做手机遇阻,谁会是华为的下一个赚钱业务?

网易科技频道 网易科技频道 2020-11-04 15:02:23

上周五,华为如期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办了Mate40的国内发布会。

场馆内,现场观众贡献了比以往更多的掌声,几乎在余承东讲话的每个间隙都有人欢呼。所有人都明白这场发布会的意义——台积电断供后,Mate40搭载的麒麟9000已成绝唱。如果美国不对几大关键供应商下发供货许可,华为整个手机业务的命运都将成谜。

比起外界此起彼伏的猜测,华为内部似乎还很平静。所有的研发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与手机相关的芯片、HMS、鸿蒙,EMUI乃至一张小小的手机壁纸,都仍在更新升级中。在周日举办的一场小型沟通会上,有用户问起一个期盼已久的手机功能,华为相关负责人回答:“下一代,下一代我们就能做到。”

下一代华为旗舰手机能如期发布吗?没有人能给出准确答案。几个月前,华为在内外紧急调动芯片资源,全力为Mate40的发布保驾护航。但传闻中,麒麟9000的芯片余粮仅能支持到明年年初,而华为至今还未宣告有可解的替代方案。

最理想的结果是,在芯片余粮用尽之前,几家关键厂商就能拿到对华为的供货许可。但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意,华为当然想自己握紧命运的那根绳。

2019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占其总收入的比例超过一半,其中贡献最大的毫无疑问是手机。任正非曾对记者说,CBG(消费者业务)一个很大作用就是赚钱,为CNBG(运营商业务)的尖端研发供血。而明年,华为还将额外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攻关经费投入。

当现金牛业务遇阻,华为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手机走到了绝境,华为将靠什么续血?谁来挑大梁?谁又有能力挑大梁?

最坏的打算

禁令期间,华为的节奏变得比从前更快。

一切都被提前了,包括鸿蒙。多位接近华为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按照计划,鸿蒙系统本不会出现在2019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至少还要打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但当时外界的压力,将被质疑为PPT的鸿蒙系统推到了台前。

在最近一年多时间里,这种加速在华为变得越来越普遍。

为了打磨替代谷歌服务的HMS,华为刚刚结束有史以来规格最高、参与人数最多、最具有挑战性的松湖会战。连续数个夜晚的赶工也让团队逼近压力极限,华为消费者云服务副总裁张平安回忆:“参与会战的人一听到松湖会战眼泪就快下来了。”

如今,鸿蒙不再是躺在PPT上的概念,而将在明年全面用于华为手机。对华为而言,软件层面的漏洞虽难,但可解,至少能在短期内呈现出一个可替代方案。

连续三轮制裁下,这家公司受到最大的打击还是芯片。只要禁令不放松,台积电、联发科等关键芯片供应商的供应仍遥遥无期。

麒麟代工之路已经无法走通,最有效的解决方式就是直接购买高通或联发科的芯片。尽管华为曾多次表示愿意购买高通芯片,多家芯片厂商也在积极向美国递交供货申请,但绝大部分申请都迟迟未得到批复。

芯片短缺的影响是极大的。不仅仅是华为手机业务,5G基站、智能车联、IoT设备、云计算种种业务的维持皆需要芯片持续补给。不过,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回应芯片余粮问题时表示,“to B”芯片用量较少,目前储备仍然充足。

但手机芯片已是燃眉之急。根据中国台湾芯片调研机构Isaiah Research的预估,麒麟9000的芯片库存在1500万至2000万颗之间,仅能勉强维持至2021年。最坏的情况是,华为手机无法搭载制程最先进的芯片,从而失去在高端手机市场的竞争力。

盘活“死局”

站在悬崖边,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华为必须找到新的增长极。

据证券时报报道,华为已启动意在规避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终端产品的“南泥湾”项目,笔记本电脑、智慧屏以及一系列IoT(物联网)智能产品受美国影响较小产品均包括在内。

虽然华为并未正面承认过南泥湾计划的存在,但IoT系列产品的研发进展的确在加速。

华为消费者业务平板与PC产品线总裁王银锋也在一次采访中向界面新闻透露,除了笔记本和商用台式机之外,华为自有品牌的消费级台式机、显示器等产品也在计划当中。

好消息是,Intel、AMD这两家笔记本电脑CPU的主要供应商已经宣布拿到了向华为供货的许可,这也为华为PC业务留下追赶的空间。

华为很早就开始布局IoT系列业务。目前,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核心战略是“1+8+N”,手机是“1”,智慧屏、PC、可穿戴设备等产品均属于华为“1+8+N”战略中的“8”,即华为在手机之外的自研终端。就消费者业务而言,“8”代表的IoT产品很大概率将在未来扛起增长大旗。

综合Gartner的调研数据,华为可穿戴设备销量在国内厂商中占据绝对优势,背后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华为手机市场份额的带动,因为同一个生态体系下的使用体验更友好。因此也有声音担忧,一旦失去了手机这个“1”的底盘优势,华为IoT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将下降。

但看好华为的人也不少。华为研究专家周锡冰对界面新闻表示,IoT会是华为未来较丰厚的利润地。他认为,华为鸿蒙的技术实力正是其IoT业务的优势之一。一位家电产业观察家也表示,鸿蒙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使得智能家居的系统级智能成为可能,家电企业有较积极的合作态度,鸿蒙连接的终端会更加广泛。

一位阿里云软件专家认为,华为的业务正由纯硬件产品线向软硬件结合转型。一个重要信号是,华为目前对于linux内核代码的贡献度已经赶上Intel,排名世界前二。

“安卓、Mac等主流操作系统都是基于linux内核开发的,这个排名可以侧面说明华为在软件上的实力提升。但只有尽快建立像苹果、安卓那样的生态,鸿蒙才有强大的生命力。”上述专家表示。

谁是下一个造富之王?

“我们公司至今只是领先世界1-2年,没有什么特别的产品,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尖刀’产品,没有任何战略威胁的产品。两年人家就追上来了。”在一次名为“军团作战”的誓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说道。

在一些员工看来,这正是华为的软肋。尽管华为手机占据绝对份额优势,但它仍不是像微软Windows、谷歌Android、亚马逊云那样不可替代的拳头产品。鸿蒙究竟能为IoT系列产品带来怎样的商业收益,至今还没有定数。

最接近的答案是5G,任正非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其技术的领先性。一位通信行业专家表示,华为的5G专利数量仍然大幅领先,某种程度上能够反映其在这项技术上的绝对领先优势。但受到禁令影响,竞争对手爱立信在订单数量上穷追猛打,也华为营收造成冲击。

去年5月,任正非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指出华为未来三大突破点:车联网、人工智能和边缘计算。长远来看,华为还是将宝押在了未来技术上,云与人工智能(Cloud&AI)BG毫无疑问扛起了大旗。但就该BG的营收贡献来看,目前尚难以成为华为营收的顶梁柱。

这场讲话后不久,华为就对外宣布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事业部,并首次将自己定位为提供智能汽车ICT(信息与通信技术)部件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华为多次阐明自己的业务理念:“不造车,而是帮助车厂造好车”。但除了造车本身之外,华为几乎揽下了所有汽车行业的赚钱业务。

2019年5月,华为成立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且将业务梳理为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电动和智能车云五大板块。目前,华为已经发布了基于鸿蒙系统的HiCar,以及智能汽车全栈解决方案”HI“,进攻速度超过以往任何一家车厂。

“不造车,胜似造车”,一位与华为密切接触的车厂交互设计师这样评价华为在汽车行业的表现。在他看来,华为新发布的“HI”品牌俨然是一个车标,“你几乎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汽车品牌,未来汽车的关键环节都要做,就像汽车行业的博世。”

博世是一家从事汽车与智能交通技术的企业。在产业链中,这家公司掌握着燃油车时代ESP、ADAS等核心零部件和系统的生产,可以说行业离开了博世便不能运转。在上述设计师看来,华为的系列部署,正是意在做智能汽车时代的博世。

在这名设计师看来,华为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汽车是重资产行业,制造汽车投入极重,而软件、零部件恰恰是未来汽车行业附加值最高的部分。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也曾表示,汽车产业正在把ICT技术定位为新的主导性汽车技术,未来行业70%的价值来自增量业务。

当车机终端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华为显然不会错过这个造富机会。

汽车业务只是华为的其中一步棋。难关之下,华为已经做好了持久战斗的准备。任正非在近日透露,2021-2022年是华为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在公司聚焦的业务领域,华为要用“足够的钱”、“足够的空间”来容纳人才,全力打赢“歼灭战”。

外部压力之下,华为正在竭尽全力解难。“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危机”,这也许是现下华为最好的写照。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