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业界动态 > 正文

解决光刻机中国芯片能自救?专家康钊称还有很多上游产业被美限制

C114通信网 C114通信网 2020-09-09 17:40:07

近日,知名通信专家、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在百度平台的直播首秀“康钊财经大讲堂”中围绕“华为芯片断供会遭遇灭顶之灾,中国芯片业能否自救”的话题,谈道“中国芯片就算解决了光刻机的难题,但还有很多上游产业被美国限制。”这是何意?

我国光刻机发展史

据悉,芯片主要分为三大环节: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其中最为重要的要数“光刻机”,可以说光刻机就是在制造芯片时不可或缺的工具,没有光刻机就没有芯片。

但在过去,全球能够生产高端光刻机的,被荷兰的ASML所垄断,而我国的光刻机起步晚,且由于《瓦森纳协定》,美国能禁止荷兰的光刻机出口中国,这就为我国生产研发芯片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但其实我国光刻机发展速度还是挺快的。最早显示是在1965年开始研发自己的集成电路,但真正实现发展是2002年上海微电子装备公司(SMEE)成立之后,在光刻机被国外“卡脖子”这么久之后,看到了一丝曙光。

目前国内技术最领先的光刻设备厂商——上海微电子装备公司可以做到最精密的加工制程是90nm,和荷兰ASML的7nm的工艺相比,差距还是很高,但也别小瞧这90nm制程能力,这已经足够驱动基础的国防和工业。哪怕是出现禁止进口光刻机这种极端的情况时,中国仍然有芯片可用。

仍有别的产业被美国限制

不过就算解决了光刻机问题还有别的产业被美国限制。据了解,芯片产业除了最为重要的光刻机外,还包含若干的产业链,而每一道产业链对于芯片最终的成品而言都至关重要。

据了解,光刻机、芯片的应用材料都掌握在日本、美国人手中。比如,光刻机有一种核心材料较光刻胶,几乎被日本厂商垄断,即便中国芯片产业链有企业生产出光刻机,但如果没有光刻胶,也造不出来光刻机。

目前我国90到14nm高端芯片制造所需的ArF光刻胶完全依赖进口,并且,多国禁止ArF光刻胶技术对我国进行输入。这显然于我国芯片制造安全不利。

此外,存储芯片、模拟芯片也均被美国所控制。在2019年之前中国在DRAM和NAND flash存储芯片方面几乎为零,2019年长江存储投产NAND flash、合肥长鑫投产DRAM内存芯片。

而目前全球前十大模拟芯片企业均是欧美企业,中国模拟芯片企业生产的模拟芯片占国内模拟芯片市场的份额只有10%左右,而且均是低端的芯片。

总而言之,康钊称“仅解决光刻机问题我国的芯片企业还是不能完成自救,其他的产业链也需加速发展,才能摆脱美国的制衡。”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