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业界动态 > 正文

那个“佛系”的搜索引擎夸克要做内容了

PingWest 品玩 李禾子 2020-07-30 16:47:21

一向低调的夸克搜索上线近4年来头一回办了一场产品发布会。

7月29日,夸克搜索举办线上发布会,宣布正式推出知识视频产品“夸克Z视频”。这乍听上去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一款搜索引擎做什么视频?这是一款以视频内容为主的信息聚合产品吗?是对一套视频搜索技术的统称吗?还是要做像抖音或B站那样拥有自己内容生态的视频平台?

而答案更令人惊讶——以上都有。据夸克的说法,Z视频最首要的任务就是吸引各个领域(如法律、育儿、居家、美食、健康、娱乐等等)的大批视频创作者入驻,搭建起一个涵盖丰富的视频库。与此同时它又建立在夸克整个大的搜索业务体系之下,后者为其提供入口,以及精确检索、播放和算法等技术支持。而所有这些,都将以传播知识为目的。

说的这么玄乎,其实可以这样理解,它有点类似于百度的百家号,只不过内容形态从文字变成了视频。

在所有视频产品都言必谈“生态”的现在,夸克也毫不例外的宣称要建立自己的视频内容生态,把内容定义为接下来的重点业务布局。

一家搜索引擎开始做内容,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

正如PingWest品玩几天前在《搜索这个互联网“古早”功能,怎么又变成香饽饽了》一文中分析的那样,如今中文互联网世界的搜索环境与人们的搜索习惯已经发生了非常显著的变化,许多用户开始转向应用内搜索,比如很多人更习惯于在抖音搜一个热点视频,在微信搜一篇热门文章等等。

也就是说,尽管抖音和微信这样的平台不是做搜索出身,但其拥有的海量丰富内容却为做搜索提供了先天条件乃至优势。这一点甚至可能连平台自己当初都没有想到。

随着这些平台上的内容逐渐积累到相当体量,做搜索实际就成了一件势在必行的事,一方面可以控制自家平台内容的搜索入口,另一方面也为了留住用户和流量。

比起已经有丰富内容沉淀的平台,夸克显然并不具备优势。最基本的一点,内容是需要相当长时间去积累的,不是说心血来潮搞一场创作者扶持活动就能够解决的。对此夸克产品中心负责人郑嗣寿也向PingWest品玩承认,“我们在部分领域的内容方向上确实不具备优势,这不是某一个搜索产品的现状,是整个搜索行业的现状,我们要承认这个基本情况。”

这个基本情况总结来说,就是搜索功能正在被边缘化,内容和服务转而成为更核心的能力。按照这个逻辑,夸克推出Z视频更像是一种迟来的补救措施——它甚至难说是在未雨绸缪,因为进入2020年后,整个搜索行业火药味已经很明显了。

现在看来,像夸克这样的后来者,如果说还有一些机会,那么可能来自这些方面。

一是能否实现技术突破。以百度为代表的搜索产品,其搜素技术已经有些年头,也是时候出现下一代搜索引擎,而它们的技术可能更多是更底层技术的突破,比如AI的引入。

机会之二在于夸克拥有阿里巴巴的背景,可以转变思路服务集团生态。在接受PingWest品玩的采访时,郑嗣寿也不止一次提到了阿里巴巴大生态:

“我们在阿里巴巴的大生态里,搜索是面向用户精准传递好内容、好服务、好工具和好信息的最有效的产品的形态……阿里巴巴旗下产品也有一系列的垂直搜索需求,比如电商搜索是淘宝,地理位置检索是高德;通用搜索加几个非常高质量的优质垂直搜索构成了我们对更大范围内容的覆盖,以及基于此对用户场景的覆盖。这些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

他透露,今年夸克还将结合支付宝小程序推出自己的小程序服务生态。

一旦一款产品或服务找到它在阿里巴巴集团的协作定位,它就可能受到集团的资源支持。今年6月9日,阿里巴巴内部人士透露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已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由UC事业部总经理、书旗事业部总经理吴嘉出任新部门的负责人。

如果回顾夸克几年来的发展,其实能够发现几次明显的转折。

第一次是在2018年年中,夸克改变定位。2016年10月诞生于阿里巴巴移动事业群的夸克,定位还是一款小而美的极简浏览器,同年夸克随阿里巴巴组织架构调整成为阿里大文娱体系的一部分;到2018年年中,郑嗣寿与团队决定将“夸克浏览器”升级成以AI为主题的搜索引擎“夸克”。

第二次是在2019年下半年,也就是被划进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群之后,夸克决定尝试“出圈”。夸克在这一阶段展开了一系列动作,譬如在阿里巴巴北京办公区附近的望京地铁站前所未有地投放了一波广告。2020年4月,夸克又发布4.0版,重点升级了众多AI学习工具及实用功能,意在“将搜索工具迭代进化为年轻人的生活服务入口”,吸引年轻用户。

这次是第三次,将“内容服务”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形成夸克所称的“搜索框+AI智能工具+内容服务”的大框架。

夸克不再像以前那样“佛系”了。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