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通信 > 正文

“OpenRAN们”是否会打破通信设备商市场格局?

飞象网 马秋月 2020-05-11 11:16:01

日前,由移动生态系统多家企业成立的OpenRAN政策联盟(OpenRAN Policy Coalition)正式宣布启动,其目的在于倡导有助于推动OpenRAN技术发展的政府政策。

OpenRAN技术与O-RAN类似,都是希望通过软硬件解耦和接口开放化,打破传统电信设备软硬件一体化、接口高度集成化式架构。

但何时能够成熟商用?此举是否会打破如今四大通信设备商的市场格局呢?

从集成向模块化混搭让设备商心头一紧

RAN是指基站,它由天线、RRU(射频拉远单元)和BBU(基带处理单元)三部分组成的。其中,RRU用来发射和接受信号,BBU用来处理信令消息。

无线网络建设一直是运营商网络综合成本(TCO)的最主要部分,大致占比在60%~70%。由于在1G/2G时代,基站中的BBU、RRU和供电单元等设备是放在一起的,为此,从3G时代开始,业内就开始探索RAN侧的开放,运营商希望通过一些革新来降低无线网络的TCO投入成本。

例如:3G时代提出了分布式基站,即BBU和RRU分离,也就是D-RAN(分布式无线接入网),以及后来的C-RAN(集中化无线接入),虽然它还是BBU和RRU分离,但RRU无限接近于天线,这样大大减少了通过馈线(天线与RRU的连接)的衰减,同时BBU迁移并集中于CO(中心机房),形成BBU基带池,这样CO与RRU通过前传网络连接,大大节省了成本。

可是,到了4G/5G时代就不同了:首先,运营商的投资压力太大了,尤其5G压力更大。其次,设备商群雄争霸的局面变成了四大通信设备厂商(华为、诺基亚、爱立信、中兴)主导,容易形成垄断局面,运营商选择空间变小。

OpenRAN和O-RAN恰好可以帮助运营商解决这些挑战,它们倡导的开放是软硬件解耦(即硬件通用、软件开源)且接口开放。

该怎么理解呢?就是说运营商RAN不再局限于几个设备商,而是在硬件通用的基础上可以采用不用供应商的软件,优化组合的模块化组站(混搭)形式。

虽然RAN侧开放是趋势也是共识,但十多年一直未有改变,运营商仍旧采用设备商软硬件一体化、接口又集成化的架构,原因在于:1,此前运营商对于这种技术性改革并无迫切,当时通信设备厂商还很多,运营商的日子过得很好、知足。2,设备厂商当然是反对的,集成式的都是自己的方案和成品,一旦硬件通用、软件开源,势必会改变目前这种市场格局。

所以,对于开放RAN,运营商显得尤为急切,同时充满热情的还有一些软件厂商、互联网企业和IT厂商,因为这是一个机会。但对于通信设备上来说就是心头一紧。

漫长的博弈路

任何新事物的成长都需要一个过程,有时是漫长反复的,OpenRAN与O-RAN也不例外,从集成到模块混搭还有一段的漫长的“博弈路”。

毫不意外,爱立信、华为、诺基亚和中兴并未加入OpenRAN政策联盟。爱立信方面回应称:“支持开放性,并且产品架构需要不断演进,以支持开放接口和未来的大量用例,但要建立在3GPP基础之上。”据悉,今年爱立信将通过额外的虚拟化RAN解决方案来补充其高性能解决方案。

华为无线产品线首席营销官周跃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公司自己的研究表明白盒与传统的无线设备之间存在巨大的性能差异。”据悉,华为在研究4G基站使用搭载英特尔CPU的白盒硬件的表现,发现其功耗要高出10倍。

据了解,华为更倾向另一种垂直集成解决方案,这种方案中的组件之间接口可以根据其架构进行优化。

虽然开放是趋势,并不意味着OpenRAN就不存在问题,这主要在集成的挑战上:1,组合混搭形式势必会存在各个厂商产品之间的互操作难题;2,混搭模式下的除了通用处理器,还需要引入硬件加速,这样能耗也会增加;3,后期维护也比较麻烦,厂商众多,出了问题责任如何分配的纠葛。

另外,沃达丰去年底宣布启动OpenRAN试验(覆盖欧洲14个国家、超过10万个站点和4亿人口),当时其直接表示:“推动部署OpenRAN将使沃达丰和电信行业能够引入一批新的2G、3G、4G和5G技术供应商,可望增加电信设备供应商的数量,从而改善供应链的弹性。”

需要注意的是,OpenRAN试验场景都是偏远的农村,试验对设备稳定性和性能要求不高。

总之,开放RAN的路上,暗流涌动,“OpenRAN们”成熟商用也并非朝夕成功。

5G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