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5G频道 > 正文

不再滞后国外,5G SA让中国通信产业成为引领者

飞象网 魏德龄 2020-04-30 09:45:06

1991年世界有了2G,中国1994年才有。2001年世界有了3G,中国2007年才有。2010年世界有了4G,中国2013年才有。

2019年,中国与世界一同共迎5G时代。来到2020年,中国更将率先实现5G SA商用。中国的通信产业从追赶者变为了引领者,一方面面临着探路SA的诸多挑战,另一方面也迎来了巨大机遇。

SA让通信产业成为引领者

以往的2G、3G、4G时代,中国的通信网络在建设上都滞后于国外,所以也就出现了不少用户的手机本以支持了WCDMA的3G网络,或FDD/TDD的4G网络,然而在国内却只能使用上一代通信网络的情况发生。

而到了5G时代却完全不同,中国的5G网络与世界基本保持在同步建设的时间点,在2019年5G元年,多个城市在下半年已经开通的5G试商用网络。相较以往,不少用户所面对却是5G网络已至,静待一部令自身满意的5G手机现身的情况。

时间来到2020年,国内三大运营商又开始纷纷把实现5G SA网络商用作为了目标。中国移动技术部总经理王晓云在线上举行的第五届5G和网络发展战略研讨会上表示,5G SA在2020年已经具备了商用可行性。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董昕在今年年初曾表示力争2020年第四季度实现5G SA商用。

这也就意味着,我国在5G SA网络上成为了产业的引领者,相较世界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建设来看,对于SA的部署走在了最前列。然而,作为引领者也就意味着没有可以参考的样本,不能像以往3G、4G时代一样可以有更多成熟可参考的案例经验,需要面临更多的挑战。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谈到5G新基建的挑战中技术成熟性的问题时就表示:“我国今年在全球率先开展独立组网(SA)大规模建设,将启动 SBA(基于服务的网络体系)和虚拟化及网络切片等新功能,为面向工业互联网和车联网应用奠定基础,但目前 SDN、NFV、SRv6、网络切片、SD-WAN 等大规模组网技术尚未验证,我们面临 SA 探路的风险。”

SA面临诸多挑战

SA之于NSA的不同,可以简单理解为种植牙之于烤瓷牙的区别,种植牙从牙根到牙冠都是新的,而烤瓷牙则是套上了新的牙冠。从技术难度上,种植牙明显难于烤瓷牙,SA面临的挑战也明显多于NSA。

SA由于使用全新的5G核心网,也就意味着SA是真正云化的核心网源,有了SA的云化架构,也就能让边缘计算资源延伸到用户,实现端网云边协同,还能实现网络切片,利用大网的覆盖和综合成本优势提供专网服务。而若想在云网融合新基建、在SA等方面保持领先地位,那么在5G方面从芯片到软件到技术到运营管理等多个方面就需要进行全新的探索。

王晓云总结目前5G SA商用面临五大挑战,首先是标准与产业,尽管目前R15标准已经冻结,但后续很多CR还需要融入于R15中。另外由于是端到端的系统,还需要处理与其它设备的协同,其中就包括NSA;其次是建设与运行,5G云原生的集中化与虚拟化是对建网方式的挑战,同时还要考虑行业专网、4G/5G间能力协同的问题;第三是重大能力塑造,切片需要端到端拉通和自动化使能,边缘计算也需要解决接口协议开放、发展路径和商业模式创新等问题;第四是服务与运营,对于ToB用户的服务入口、自服务流程需要塑造,同时计费量纲、运营手段也需要探索;第五是商业模式与产业融通,5G能够赋能千行百业,但垂直行业也存在一定壁垒,需跨界突破。

邬贺铨也表示,在运维成熟性方面,SA 网络体制下,全网复杂路由的 SDN 和多类型超海量连接的 VPN 缺乏运用经验,网络切片与现网络如何兼容也是问题,需要研究 SBA 各业务单元组合冲突的避免机制;在SA芯片方面,低功耗低成本的 5G 终端仍是大规模商用的瓶须,寄希望于国产多模多频支持 SA 的芯片大规模量产。市场上的 5G 基带芯片目前以 7nm 工艺为主,而下一代更高工艺水平的芯片在国外已开始发布,我国自研的新一代 5G 终端芯片的供应链有受制于人的风险,芯片持续创新的压力很大。

实际上,目前已经有公司向运营商提出了5G私有网络的需求,这也显示出了SA的魅力所在,然而对于私有网络来说,需要解决热点覆盖的需求,但在密集业务流区域需要使用毫米波技术,目前国内厂商对于这一频段的技术积累也存在着短板。

SA成为5G赋能新契机

之所以SA引来的一些公司对于5G私有网络的兴趣,就在于在4G时代建一个专网的代价是非常高的,因为除了设备建设,还有包括技术人员在内的运行成本。但5G时代的切片,实际上是把大网切成一片专属个人的专用网,从而享受到大网带来的诸多好处。

正如SA网络所带来的私有网络需求已经开始显现,引领全球5G SA的部署,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也同样迎来了大量机遇。边缘计算领域也同样能迎来利好,边缘计算在5G时代以前,由于云和网络不能很好地契合,边缘计算并不能真正地应用到生产制造、社会治理和消费服务中。而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云将较好地承载起应用,云网不契合的现象也将发生改变。

SA网络的部署为5G能够落地千行百业提供了有利的条件,由于原生云化的特性,信息基础设施更依赖云计算、边缘计算基础设置的支持。同时,智能交通、智慧能源、智能工厂、智慧医疗中的融合基础设施也需要SA网络,SA在其中发挥了桥梁的作用,催化了新发展。

以一个智能工厂而言,机械手臂在生产线中对于不同零件的视觉识别,就需要边缘计算来作为支撑,才能具备反应迅速的计算能力,从而来对生产线进行识别。此外,工人们也可以佩戴AR/VR设备来进行作业,而AR/VR所呈现出的3D图像,对于设备而言运算量、功耗都较大,也同样需要边缘计算来作为支撑。而一旦通过切片后的私有网络,配合边缘计算能力部署到位,也将彻底改变现有的生产方式,实现5G在部署之初所宣称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愿景。

展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