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软件 > 正文

犯罪大师冰封的星空答案

卡饭网 大白 2020-11-18 09:30:43

犯罪大师冰封的星空答案是什么?犯罪大师冰封的星空凶手是谁?在犯罪大师中主要游戏部分就是突发事件,突发事件的案件结果以及凶手也是玩家朋友们关注的,那么小编就给小伙伴们提供一下冰封的星空答案以及真相解析。

推荐阅读:Crimaster犯罪大师突发案件攻略答案大全

犯罪大师冰封的星空答案

凶手:杜多(助理)

真相解析:

警方随后针对调查了北河刚一收到的匿名邮件,最终发现该匿名邮件的发件人为杜多信弘。至此,杜多信弘拥有极大的作案嫌疑,警方对其展开突击审讯。杜多信弘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发送匿名邮件以及购买携带胰岛素笔,最终杜多信弘对自己杀害浅川连以及企图嫁祸给北河刚一的罪行供认不讳。

破案关键点:谁嫁祸的北河,谁可以进入北河的帐篷;

案件分析:

1.现场:从现场仅存有死者与报案人的鞋印以及尸体周围并无人为痕迹的线索判断,死者很大可能不是被凶手移入现场的,而是死者自行进入现场的。根据死者手机开锁后的页面显示以及其手电筒的状态(无电)可以推断,死者生前携带手电筒离开了营地,并且有想要报警的意图,可以判断死者生前是因为某事而惊慌失措地离开营地去报警,但在半路上遇到不测。

2.尸体:首先,死者尸检中提及胃黏膜见维斯涅夫斯基氏斑,而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冻死者体征中,故死者很大可能是冻死。其次,死者为糖尿病病人,医嘱表明死者需要长期接受胰岛素注射治疗,死者体表的针孔可推测为注射胰岛素时留下的。死者臀部的大量短效胰岛素累积,但其医嘱中交代的却是患者需睡前在臀部注射长效胰岛素,故死者臀部脂肪层积累的短效胰岛素并不是死者主观行为注射的。再者,死者拥有两根分别注射长效以及短效胰岛素的笔,而在北河的帐篷内发现装有短效胰岛素的存在故障的胰岛素笔,由此可推测凶手应该是利用改装后的短效胰岛素笔替换了死者的长效胰岛素笔,以达到制造低血糖反应杀害死者的目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死者应该是死于帐篷内,并且死因为低血糖休克导致的脑死亡(长时间的低血糖昏迷者不会自发苏醒,反而会引起更严重的并发症,最终死亡),但这与事实不符,因此需要更进一步的推理。

3.根据线索可知,死者浅川连因某事失眠,睡前需服用安眠药。结合死者的工作经历、死者办公室内的数封恐吓信、旧报纸的内容以及白木的家庭情况推测,浅川连很可能是导致了白木妹妹的死亡,因此恐吓信的寄件人则很可能是白木。白木的搜索记录显示了一则挪威古神话,证明其很有可能在旅行中继续寄给死者恐吓信以宣泄心中的愤怒。而白木口袋中折叠起的黑白照片表面的痕迹存在死者的指纹,说明死者接触过这张照片。这里有两种假设:一,死者接触过安眠药后才接触照片;二,照片在被死者接触前就接触过安眠药。显然,死者血液中并没有出现安眠药成分,说明其并没有服用过安眠药,说明第一种假设不成立。那么只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即照片在被死者接触前就接触过安眠药。而死者的右手指甲缝隙中发现安眠药粉末,同时死者帐篷中有散落的安眠药瓶。说明其可能是惊慌之下离开。

4.结合上述几点,基本可以判断死者当晚的行踪以及死亡方式,赤井和死者喝完酒后,死者回到帐篷内准备睡觉,并在睡前使用被动过手脚的胰岛素笔给自己注射后,拿起安眠药瓶想服用安眠药,结果意外发现瓶中的相片(相片表面可能还写有恐吓文字),死者想要暂时离开以便报警,但是半路上因为发生低血糖反应而突发昏迷(高血糖糖尿病人因为长期处于高血糖状态,因此其对于低血糖反应没有耐受性或渐进过程),最终被冻死。

5.根据线索可知,晚餐过后,白木即跟随其他三人前往拍摄点。首先根据拍摄时间可以得知白木最早可以回去的时间是22:25,而这个时候北河已经回到营地。根据二人的时间线索及杜多的口供计算二人各个时间段返回的可能性得出白木无法回去进入北河的帐篷,故期间其没有调换胰岛素笔的时间。

如果白木将拍摄时间做定时(一般无法设置),因星轨照片本身就是数组照片后期合并而显示,最后一张照片的时间可删却无法做另外定时,而如果是定时则不会选择删除已经拍好的照片以增大时间增加嫌疑,照片保留可将拍摄时间往后移,而不是将拍摄时间放置在一个危险的时间点。并且如果是白木作案的话,他也不会在调换胰岛素笔后不立即取回照片并进行销毁。综上,排除白木的嫌疑。

6.其次是北河,凶器在其帐篷内被发现,这里有两种假设:一,北河即是凶手,只是其忘记处理凶器;二,北河是被嫁祸的,凶手故意将凶器丢在他的帐篷内,用来混淆警方的视线。根据线索可知,因为其对死者产生不满是在11月13日晚22:09(东京时间转换为挪威奥斯陆时间),此时北河收到来自匿名的照片。北河此时并不十分确定妻子与死者的关系进展如何,因此其缺少作案动机。再者,本案系谋杀案,北河属于临时起意,并没有时间来改装胰岛素笔用来做案,也没有时间来调换胰岛素笔。且北河作为凶手不会将笔扔到自己的帐篷内,销毁比扔到自己的帐篷里更能减少怀疑。综上,排除北河的嫌疑。

7.根据线索可知赤井全程都与死者在一起,因此其并没有机会能调换胰岛素笔。其嫌疑在于对死者的杀意很大,并且其鞋底沾有安眠药粉末。死者在打开安眠药瓶发现恐吓照片后,立马出了帐篷(致使安眠药瓶被打翻在地)。根据线索可得,赤井是想从死者那里拿到某样东西,而线索中也提到一个空的U盘(同时沾有死者和赤井的指纹),因此赤井是在死者离开帐篷后才进入帐篷翻找U盘(二次进入现场),过程中不慎踩碎洒落的安眠药片,导致鞋底沾上了粉末。而此时出帐篷后北河回到营地,其回到营地后并没有回到帐篷,而是在外面坐着,这就决定了赤井无法从帐篷内出来进入北河的帐篷放胰岛素笔。而在十分钟后,赤井将北河叫入帐篷聊天,有短暂的几分钟既不在帐篷中也不在外面看守,所以凶手可以通过这段时间来将胰岛素笔调换。而根据时间来看,北河和赤井二人是在一起的,可以互相证明,而北河和白木是从同一地点出发回到营地,根据二人的各自的时间线索及口供计算,白木到达只能是北河从帐篷中出来或者北河已经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因此可以确定放胰岛素的为杜多。综上,杜多拥有最大的杀人嫌疑。

案件还原:

赤井的父亲是政府官员,在长期的工程承包的过程中向公司高管行贿获得优先合作的好处。而赤井正是通过这个关系进入该医药公司任职并一路攀升。浅川连不满于赤井的上任,觉得其中有隐情,便在赤井的办公室内安装了窃听器,经过多次录音,最终浅川连确认赤井借其父亲的名义收受贿赂。浅川连以自己要散播录音的行为多次向赤井勒索,如果此事曝光,赤井和父亲都会进入监狱。久而久之,赤井开始对浅川连产生了杀心,并开始寻找合适的机会,彻底除去这个心头大患。通过多方打听,赤井了解到浅川连曾与2011年一起女童落水案件有关,而落水女孩的家属内还有个哥哥——浅川连的助理白木。于是赤井通过这条关系,向白木套取了浅川连的日常作息与日程安排,为自己的计划做准备。但赤井并不打算自己亲自杀人,他在身边的人中找到了两个人——杜多和白木。经过调查,他发现白木因妹妹的原因一直在给浅川连寄送恐吓信,而杜多从小被父亲养大,此时父亲急需肾源。在这两个人中,他选择了后者,杜多更容易把控,也能更快速的听话,只要有肾源在手,赤井就不担心杜多会突然反水,而杀人之后,他们就是同一条战线的人了。而白木因为之前一直在寄送恐吓信,并没有下手杀人,比起杜多,白木更不好把控。杜多是赤井手下的一名助理,最近其父亲病重,需要一大笔钱,正在四处筹钱。赤井收买杜多除掉浅川连,并表示愿意帮其支付医药费,还会借自己父亲身份之便帮其父亲找到肾源,但是条件是杀死浅川连,且最好能是使得浅川连的死亡看起来像一场意外。杜多再三思索后同意了。这笔买卖不仅能解除医药费和肾源的问题,自己的父亲不能再拖了,错过这次机会则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而且这次交易还有可能使自己能在公司平步青云。杜多答应了下来,但他并不打算自己承担后果,他想找一个替罪羊。

为更好的事实计划,杜多决定跟踪浅川连。在跟踪过程中,杜多发现浅川连竟和人事部部长的妻子晴子是婚外情关系。知道这一信息后,杜多决定在旅游过程中将照片匿名发给晴子的丈夫北河,这样一来北河可能会跟浅川连翻脸,而这将给到自己隐藏嫌疑的机会。于是杜多拉着北河加入了团建活动,打算在旅游时杀害浅川连并嫁祸给他。另一头,赤井担心浅川连死后证据暴露,为防止此事另生意外,也为掌握情况,赤井也加入了团建活动,打算在旅游途中找机会销毁证据,顺便帮助杜多完成犯罪。

白木自幼被双亲抛弃。坂原夫妇没有生育能力,见白木可怜,将其收养,并视如己出,白木一直心怀感恩。后医学科技进步,坂原夫妇通过体外受精拥有了自己的骨肉——坂原直希。

白木19岁时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他成绩出类拔萃,因而获得了政府提供的德国交换生的机会;其二则是他年仅8岁的妹妹坂原直希意外去世。而这场意外的罪魁祸首正是死者浅川连。

2011年寒冬,北海道湖滨公园的湖面上结着一层冰。坂原直希与同学浅川昌浩去公园玩。在公园内,浅川连担心孩子口渴便去公园旁的便利店买矿泉水。浅川昌浩等到父亲离开后,冒然拉着坂原直希去结冰的湖面上玩耍。由于湖心的冰面并不坚固,两个孩子同时掉进了湖中。浅川连闻声后便迅速跑向了湖边。

浅川连勉强从冰冷的湖水里拉起了自己的儿子浅川昌浩。就在浅川连打算救起坂原直希时,他发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由于自己在拉起儿子浅川昌浩时用力过猛,加上儿子的衣服因吸水而重量增加,冰面出现了新的裂缝,形势岌岌可危。浅川连深知,如果再拉起坂原直希的话,那么包括自己在内三人都会因为冰面碎裂而全部落入水中。坂原直希哭喊着扯住浅川昌浩的衣服。浅川连一狠心,扒开坂原直希的手,将儿子带到了岸上。随后浅川返身想再救起坂原直希。但是坂原直希受不住刺骨的寒冷,已沉入冰冷的湖水。尽管浅川连迅速打电话叫来了医生和警察,但还是没能留住坂原直希的命。

因为是意外事件,浅川连没有承担刑事责任,他对坂原一家说这只是一个意外。但是坂原一家并不相信他口述的事实。当在现场看见浅川连和其儿子湿透的衣服时,坂原夫妇就在心中埋下了深深的疑惑,但他们也并不相信浅川连是—个会对孩子下手的魔鬼。坂原直希去世后,坂原直希母亲由于无法承受事实的打击而导致精神失常。坂原直希父亲便屡次前往浅川连家中讨说法,希望获得当时的真相及对方的道歉。浅川连为了自己的生活不受影响,便向公司申请调往东京总部,而公司方面考虑到舆论的因素便同意了他的请求。浅川连于是举家搬离了北海道前往东京。面对消失的浅川一家,坂原一家最终放弃了追寻浅川连的下落,而坂原直希的死也成为了浅川连心中的一个心结。在德国当交换生的白木闻丧而还,但未能见到害死妹妹坂原直希的人——浅川连。

事情至此告一段落,白木并没有放弃学业,他考入大学继续深造,妹妹的死和养母的精神失常也被他埋在了心里。2015年,白木毕业后回到了北海道,冤家路窄,他凑巧进入先前浅川连所待的分公司里工作。2019年秋,白木获得了升迁机会,被调往东京的总部工作。白木因年轻有实力,被浅川连赏识,并成为了其助理。接触中,白木发现上司就是当年害死自己妹妹的人。白木的复仇之心被点燃了,想起养父一直想要回的道歉和真相,白木选择了给浅川连寄送恐吓信。而浅川连则因良心不安,因此每天都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作为浅川连的助理,白木也参与了团建活动,打算在旅游途中根据搜索到的挪威神话来恐吓浅川连,也以期在团建时,将当年的真相从浅川连的嘴里撬出来。

最终,于11月14日晚,浅川连、白木、杜多、北河和赤井五人登上了前往挪威的飞机。

11月15日早晨,五人抵达特罗姆瑟,因突然大雪加上需要进行倒时差调整,众人于11月15日这天都呆在旅馆里不曾出去。

11月16日上午,五人跟随当地向导前往郊区扎营。

11月16日下午,五人完成了扎营工作。期间,白木趁浅川连不在帐篷内时,将事先准备好的恐吓照片放入其每晚都需服用的安眠药的瓶中。

11月16日19:00,晚饭后,杜多借口看守营地主动留下,其余四人携带设备前往拍摄地。杜多戴着手套将事先准备好的短效胰岛素笔与浅川连的长效胰岛素笔调换,20:00左右,赤井为了给自己制造偷窃证据的机会,借口回营地。但浅川连此时也打算回营地。于是两人回到营地,赤井主动提出要与浅川连喝酒,但浅川连因糖尿病拒绝,赤井只好从随行背包中找出含低度酒精的饮料递给浅川连。浅川连本打算拉上同在营地的杜多,但杜多借口用航拍器出去拍照离开。于是只有浅川连和赤井在营地内喝酒,22:00两人饮毕,浅川连回到帐篷便准备睡觉,他照常注射完长效胰岛素(实际是过量的短效胰岛素,被杜多提前放置在其帐篷中)后准备吃安眠药,当打开安眠药瓶时,看见了白木放入的黑白相片(相片的内容是死去多年的坂原直希,并且相片上还有红笔字迹写着“极光会带领鬼神重回现世,届时会取走你撒谎的灵魂”),惊慌失措的浅川连失手将安眠药打翻在地,他意识到或许有人想要他的性命,而最有可能的就是与自己同行的四位同事。他拿起作为证据的照片,急忙去往停车场取车打算离开。22:33,晴子打来电话,浅川连为防其与北河串通而挂掉了电话。当他跑到半路时,由于运动导致血流加快,浅川连体内的过量短效胰岛素发挥了作用,最终低血糖休克昏迷在了雪地中。昏迷之前,浅川连试图报警,但却因身体不支而导致并未成功。因昏迷和低血糖,浅川连体表温度快速降低,又因当晚气温,浅川连最终被冻死在雪山之上。

11月16日22:06,杜多通过航拍机拍到了浅川连跑出帐篷,觉得不对劲的杜多暂停了拍摄,操控航拍机一路跟随浅川连。看着浅川连逐渐跑远,杜多为方便嫁祸便于22:09将出轨照片匿名发送给了北河。收到匿名邮件的北河询问妻子无果,便赶往营地见浅川连。而杜多在之后操控无人机跟着跑走的浅川连,在看见浅川连倒在雪地中不省人事后,杜多前往营地。

浅川连跑走时,惊动了一直在观察浅川连帐篷的赤井。见此时营地无人,赤井立刻进入浅川帐篷偷取存有证据的U盘。赤井匆忙翻找浅川连的公文包,拿到U盘后便匆匆离开死者帐篷(期间不小心踩碎了安眠药粘在鞋底),却正巧遇见回到营地打算见浅川连的北河。看着怒气冲冲要进去找浅川连的北河,赤井对他谎称浅川连睡着。由于对方是会长,北河压下怒气,并没有继续坚持,他坐在篝火旁,思量妻子和社长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理。

杜多为调换胰岛素笔从拍摄点返回营地,,但这个时候北河也已经到达营地了,且就在营地篝火旁坐着,杜多无法进入浅川连的帐篷,只好绕到背面,用石头投掷赤井的帐篷给赤井传达信号,接收到信号的赤井从帐篷中走出,将北河引到自己的帐篷内,而趁这个时候,杜多也抓紧时间对胰岛素笔进行调换。为了方便形势,他一直随身带着手套,戴上手套后,杜多将浅川连用过的短效胰岛素笔放到了北河的帐篷内,并将原来的那只长效胰岛素笔放回浅川连帐篷,随后离开营地,并于23:00重返营地,以期做出不在场证明。而因为营地是无雪区域,但是杜多则是从有雪覆盖的地方离开并匆忙进入,温度变化导致衣服上水气凝华,致使杜多在死者的帐篷和北河的帐篷中留下水痕。

而四分钟后,北河从赤井的帐篷内出来返回到自己屋内。快23:00时,北河决定去找浅川连问个清楚,却发现浅川连并没有在帐篷内。因其于今晚跟妻子沟通过,以为妻子给浅川连打电话,而浅川连在刻意避开自己,于是其没有多问便返回了帐篷。

11月16日23:00,拍摄完星轨照片的白木从拍摄点返回。到达营地后,白木放下设备,接近浅川连的帐篷,想要于今晚侧面探出当年的真相,但其进入浅川连帐篷后,却发现帐篷内并没有人。白木将此事告知剩余三人,最终四人分头寻找。最终于23:15分,白木找到了已经死亡的死者,并将其身上的照片回收试图销毁痕迹。

温馨提示:案件中,白木为了死去的妹妹而将恐吓信寄给浅川连;浅川连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放弃坂原直希;杜多为了给父亲凑钱做手术而杀人。马丁路德金有过一段话:手段代表着正在形成中的正义和正在实现中的理想,人无法通过不正义的手段去实现正义的目标,因为手段是种子,而目的是树,有毒的种子是长不出正义的大树。

以上就是犯罪大师冰封的星空案件的答案,希望以上内容能帮助到朋友们,更多精彩尽在卡饭网,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关注一下。

展开更多